走著走著


點開新建文檔夾,開始寫點什麽,也許會比一直糾纏在心裏會好點。
剛在嘉定回徐匯的地鐵上,看了知乎上關於巍則西的幾個問題,不禁流淚,前些天在飯桌上也有和朋友在說,為什麽有人的命運

就那麽可憐,想想自己,相比之下真是幸福太多,可同樣的,依舊還是會有很多煩惱。
就比如,媽媽的一句“你是不是在騙我?”最近幾天一直在腦間揮散不去,同幽靈一般,無論是在夜裏的床上,還是在擁擠的地

鐵上,還是在一個人的馬路上。這句話已經不止一次出現在最近的幾次交談之中,每次聽到都很厭惡,另一個兇惡的我仿佛被喚

醒,掙紮著想要控製我的腦袋,大概是觸及了內心最深處的東西,以至於如此這般難受。
這是一段不想去回憶的回憶。我以為這段回憶會在若幹年之後被洗白,可是它卻同繭般越來越根深蒂固。那是叛逆的刺刀留下的

傷痕,永遠存在。
也因此如今很努力地想挽回,也在挽回,也初見成效,以至於懷疑這樣的字眼不會存在在我和父母之間。可是它就是那樣存在著

了,同死一般地存在著了。
連父母都不能相信你的時候,這該是怎樣的悲哀。是的,天全部黑了,無論太陽怎樣照射,都是黑的。黑的使人感到寒冷,一種

寧可停止思考的冷。
連著快一周了,都在不停地走(忙碌)著,以至於室友笑著說我可以月入上萬了,也許也隻有自己知道,更不想去辯解什麽,其

實隻是在走著,和金錢並沒有太大的關係。走著是看到了如此多的人同樣地走著,有太多條件比自己好的人卻還比自己更賣力地

走著,感受早晨零距離的地鐵早高峰,感受夜晚十一點過後稍顯安靜的大街。這樣走著會心安很多,甚至感受不到勞累。
很高興在考研完之後出來認識了一些新的朋友,有工作永動機,有年少高管,好多好多,往往在接觸了更多這樣的人之後,發覺

自己的渺小,才醒悟,哦,原來路還可以走得更遠一些,原來自己還可以更好一些。
也許這般行走會丟失很多東西,比如沿途的風景,可我更想看看高處的風景,看看遠處的風景,再回過頭來看看腳下的風景,我

想這樣的人生才更有意思。
走著的時候忽略了很多,其實心裏很明白,不想和家人打電話,不想聯係舊友,一天忙碌下來,就隻有精神和自己聊聊天了。
依舊相信,迷失的人迷失了,相逢的人會再相逢。
原文地址:https://www.bidushe.com/article/29607.html